• 健康养生--山西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21
  • 第四届中德(欧)中小企业合作交流会举行 2019-04-20
  • 习近平致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的贺信(全文) 2019-04-20
  • 这些人宁愿将每人吃过的饭菜倒掉喂猪,也不愿留给贫寒者,这种腐朽的资本主义的道德该收场了 2019-04-19
  • 搞好公有制就是好,故得出结论:计划经济好。 2019-04-12
  • 打电话的是个机器人?人工智能AI随访助手不简单 2019-04-12
  • 盛世嘉园半夜狗叫声扰民哪个部门可以管 2019-04-09
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4-07
  • 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印刷厂的组建与迁徙 2019-04-07
  • 无人机近距离观察野象 差点被击落 2019-04-07
  • 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妻子及两个秘书亦被查 与妻子结婚离婚又复婚 2019-04-07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4-06
  • 藏族作家阿来的“等待” 2019-04-05
  • 经济运行韧性十足 关键领域改革加力——国际机构鼓劲中国经济好势头 2019-04-05
  • “相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” 2019-03-27
  • 甘肃11选5基本走势 > 嫁给宠妻教科书 > 51.第 51 章(书号:119168

    甘肃11选5开奖中奖规则:51.第 51 章

    作者:蜜雨恬言
        此为防盗章

        她想回应他, 却发现自己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

        怕他不知道自己要回应他,她着急朝他走去, 可没走两步,平时没穿习惯高跟鞋的她, 脚一崴。

        陶溪一脸生无可恋, 无能为力地看着自己要摔个四脚朝天, 却意外地被人接住了。

        那清冽的薄荷味, 她记得,属于他。

        “我又不会跑,你着什么急?”头顶传来他低沉的嗓音。

        陶溪抬起头来, 对上他温柔又无奈的眼神,小脸不仅爬上了红晕。她害羞地低下头,小声道:“对不起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轻笑了一声, “好吧,我原谅你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要不要回答得这么认真呀?她再次抬头,不经意越过他的肩膀, 看到他身后站着个女人,盯着他们, 苍白着张小脸。

        陶溪这才回味过来,察觉到自己的双手还搭在他的手上,她立刻收了回来。

        他却转了个身, 稍稍站在了她的身后, 虽然并未触碰到她的身体, 可外人看来, 两人的姿势十分亲密。

        没了他的阻挡,她能更清楚看清眼前这个女人。她画着精致的妆容,穿着漂亮的晚礼服,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女人的脸色已经恢复平静,她有些不确定地问:“请问这位是?”

        明显,这话是跟陶溪旁边的男人说。

        璟畅垂眸看了旁边的女人一眼,眸光带着浅笑,再次抬头时已经恢复平时的清冷,他对许芙宁说:“这是陶溪?!?br />
        什么前缀都没有,仅仅只有一个名字,却足以让人浮想联翩。

        许芙宁眼底一闪而过的震惊跟酸涩,但很快恢复过来,她扯了个笑容,说:“真漂亮,跟你也很配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下,轮到陶溪惊讶了。

        美女,这是误会,大大的误会。

        可她旁边的男人也没有解释,陶溪一时拿不定主意该不该澄清,许芙宁却向他们告辞,“我先回宴会厅了,你们慢慢聊?!?br />
        直至许芙宁的背影消失在转角,陶溪才愣愣地问:“我是不是打扰你什么好事了?”

        璟畅忍不住轻笑出声,“绝对没有,你是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仰头瞪了他一眼,“你还真是桃花朵朵开呀!”

        她本来就一句玩笑话,说出口却是始料未及地饱含醋酸味。

        璟畅的笑容更大了,连眉眼都染上了笑意。陶溪对于自己刚才说的话懊恼极了,“不是,我……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陶溪支支吾吾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,对上男人那副好整以暇的表情,她羞得只想找个地洞钻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什么?你什么?”璟畅继续逗她。

        陶溪真想有个魔法,能把他刚才的记忆delete掉,可事实她并没有超能力,最后只能怏怏地从包包里面掏出张卡片递给他:“上次你帮了我,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,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尽管打我电话,力所能及的,我一定帮你?!?br />
        璟畅接过她的卡片,在“陶溪”两个字上停顿了三秒钟,然后揣进衣兜里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?!彼糇琶伎此?,“其实你刚才已经帮了我一个大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陶溪有些怀疑这人是故意的,哪壶不开提哪壶,而偏偏,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      她怕被他逗下去,她就撑不住了,恰好听到周晓语在喊自己,她匆匆跟他说了声再见,然后脚底抹油地跑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下,穿着高跟鞋跑步都没问题了。

        璟畅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唇角忍不住翘了起来,手不自觉地伸进衣兜里,摩挲着那张卡片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以为掉厕所里面去了?!敝芟锩缓闷馗障?。

        陶溪伸了伸舌头,“我迷路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路痴,但你已经28了,上个厕所也能把自己给弄丢,你还真是牛逼?!敝芟镎媸俏抻锪?。

        陶溪皱着眉头捂住她的嘴巴,低声斥责道:“你要不要这么大声,生怕别人不知道我28了吗?”说完,她转过头朝中庭花园的门口看了看,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是一向不在乎自己的年龄吗?怎么回事?对了,你刚刚跟什么男人在说话?”周晓语明显嗅出了不一般。

        陶溪却直接装傻,“什么男人?你看错了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绝对没有看错,你别想糊弄我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吵吵闹闹地往龙凤厅走,却不料跟张柔梅、叶彩曼、叶彩雪三母女撞了个正着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叶彩曼一脸鄙夷地质问道。

        陶溪还没出声,周晓语已经说话了,“这里是公共场合,我们来需要你的同意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有问你话了吗?”叶彩曼横了周晓语一眼,又问陶溪,“你是不是偷偷跟我们来的?”

        “肯定是,想趁机认识有钱男人?!币恫恃└胶偷?。

        看着这两姐妹袒/胸/露/乳的,周晓语冷呵了一声,“别把你们肮脏的想法放在我们身上,穿得跟隔壁酒吧的特殊服务生似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眼看着那个周晓语要胡说八道,陶溪及时拉住她往里边走,朝那三母女解释了一句:“我是来参加同学婚礼的?!?br />
        看着陶溪进了隔壁的小宴会厅,叶彩曼才收回目光,不屑道:“打肿脸充胖子,摆那几桌也敢来大酒店?!?br />
        一直没吭声的张柔梅瞪了两个女儿一眼,低声训斥道:“你俩还想让有钱男人看上你的话,就别像个大妈似的在这里丢脸?!?br />
        叶彩曼跟叶彩雪总算安分下来了。

        今天是何家一亲戚结婚,璟越泽跟何秀茹旅行还没回来,恰好碰上璟畅休假,就由他来参加婚礼。

        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,何文轩却觉得这人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        在他又一次冷眼把一美女吓跑之后,何文轩忍不住唠叨他了:“你能有点怜香惜玉的自觉吗?”

        璟畅抬眼看了他一眼,说:“她又不是我老婆,我干嘛要对她怜香惜玉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何文轩就知道不应该跟他讨论女人的问题,又问:“璟少/校,今年还不打算转业吗?”说完又怕他生气,补了一句:“要不是姑姑老在我面前念叨,我才懒得理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懒得理就别理?!?br />
        还是预料中的态度,何文轩已经见怪不怪,反正他问了也能给何秀茹一个交代。正当他以为自己完成任务,想转话题的时候,却听到璟畅说:“我去年12月份就已经转业了?!彼攵又缶偷酱ψ咦?,璟越泽跟何秀茹也是整天到处旅游不着家,所以还没跟他们说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何文轩惊讶,他以为璟畅这辈子都要待在部/队里了。

        璟畅侧过头看何文轩,唇角似有似无地勾了勾,说:“我想结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啥?”这震惊三连发,弄得何文轩眼珠子要掉下来了,“你……你有女朋友了?”

        璟畅笑了笑,想起某个女人,眸光里都闪烁着温暖,“有想娶的人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何文轩:“……”他眼前这个璟畅肯定是假的,出了名的冰山怎么这么暖?

        陶溪快十点钟才回到家,一打开门就看到叶家四口人坐在客厅里面。本来还聊得热火朝天的,看到她的那一刻,戛然而止。

        三个女人看她今天穿了条裙子、略施粉黛就已经很亮眼,内心就起了一股莫名的怒气,连带看她的眼神都很不友善。

        陶溪估计她们还在气周晓语今天晚上说的话,她不想去惹她们,说了句“我先去洗澡”之后,就匆匆回了卧室。

        “弄得跟个骚狐狸一样,肯定是趁着参加婚礼去勾/引男人了?!币恫事叻叩厮?。

        “切,她要是有这个能耐,能28了还没把自己嫁出去?”叶彩雪一脸不屑。

        “行了,你俩有这个闲情管她,倒不如先把自己嫁出去?!闭湃崦凡荒头车厮档?。

        说到这个问题,叶彩曼就抱着张柔梅的胳膊撒娇:“妈妈,你回娘家帮我打听一下璟畅这个男人吧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拿着衣服刚走到浴室,就听到“璟畅”两个字。她有一瞬的怔悚,等她想仔细听清楚的时候,就听到叶彩雪说:“你搞错了,那是何文轩?!?br />
        何文轩?她不认识,也无心再偷听下去,于是钻进浴室洗澡去。

        晚上睡觉的时候,陶溪自然而然又想起了救命恩人,她苦恼地捏了捏自己的脸蛋,她今天竟然又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了?

        不过奇怪的是,他怎么知道她叫“陶溪”,还有那声“小溪溪”,只有亲近的人才会这么叫她。

        陶溪想了想,能得出唯一的答案就是他在派出所的时候看到自己口供上的签名了。反观她真笨,怎么就不知道看看他叫什么名字呢?

        她仰天长叹,要是今晚能再次梦见他,她一定要问他叫什么名字。不过,他会回答自己吗?

        当天晚上,她还真的梦见他了,她逮住机会问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    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瓜,笑得温柔极了,“乖,叫老公?!?br />
        不行不行……陶溪用力甩了甩脑袋,即使再恨嫁,她也不能这样呀。

        春节临近,机构这几天的课程排得更满了,每个老师都是从上班站到下班,陶溪没好意思再让别人给自己替课,只能把买房的事情搁在一旁。

        这段时间张柔梅对陶溪的态度不冷不热,但这也比预想中的好多了。但她隐隐中有些担心,因为自己上次闹出派出所的事情,张柔梅理应对自己横眉竖眼的才正常。

        节前最后一天上班,陶溪还是忙到晚上八点才回家。

        到家的时候,客厅里没人,她隐约能从叶彩曼的卧室里面听到说话的声音。她无意理睬,进厨房去啃残羹冷炙。

        “妈,这个何博超比我大了十岁,又离过婚,我才不要?!碧障瞻逊古?,就听到叶彩曼说。

        张柔梅:“大十岁又怎样,离过婚又怎样,反正没有小孩牵扯,你就当他谈过一次恋爱分手了。反正现在男女之间都是那么回事,无论有没有扯证,都是要上/床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叶彩曼:“妈,可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别可是了?!闭湃崦反蚨纤?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藏了什么心思,你那天说的那个男人不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叶彩曼问。

        张柔梅:“男人长得帅长得高有什么用,关键得看钱。我回娘家打听过了,那男就一个当兵的,家里以前做生意但破产了。你看看何博超的公司开了一家又一家,趁着他现在看上你,你不抓住机会,以后有你后悔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叶彩雪:“姐,妈说得没错,你也只是比陶溪那剩女小一岁而已,不像我才二十二岁?!?br />
        叶彩曼:“叶彩雪,你现在是找架吵是不是?”

        叶彩雪:“忠言逆耳,我是看你是我姐的份上才提醒你,赶紧爬上何博超的床,怀上他的孩子,你就一只脚踏进豪门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张柔梅:“你看看,你妹都比你上道,别傻傻地还做言情小说女主角的梦了。这个社会,还是钱最实际?!?br />
    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张柔梅跟叶彩雪都催叶彩曼赶紧接电话。

        叶彩曼:“喂,博超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?你现在就在楼下,我马上换衣服下来,你等等我?!?br />
        等叶彩曼挂掉电话,张柔梅就说:“今晚是机会,能不回来就绝对不要回来,知道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叶彩曼:“我知道了,彩雪,帮我把昨天买的那套性感内衣拿出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陶溪一边听着大戏,一边啃完饭菜,趁她们还没出来,赶紧溜进卧室。

        幸好她根正苗红的,否则长期沉浸在这种畸形的教育方式下,早就走歪路了。

        陶溪第二天睡了个大懒觉,起来的时候,家里已经没人了。她把自己收拾好,然后拉着昨晚已经整理好行李箱出门。

        她回方玉珠那边过年。

        她刚拉开大门,就跟叶彩曼撞了个正着。

        看样子,叶彩曼是刚刚回家。陶溪想起昨晚偷听到的对话,忽然有些不敢直视她。

        可叶彩曼半点彻夜不归被撞见的难为情都没有,还有意无意地朝陶溪炫耀自己脖子上的钻石项链。

        看着她那副嘚瑟样,陶溪突然有些同情那个被她看上的穷男人。昨晚还据理力争地争取爱情,今天就被一条项链给打败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回外婆家?!碧障薪淮艘痪?。

        叶彩曼切了一声,说:“陶溪,我说你脸皮怎么这么厚,赖在我们家一直不肯走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心里在嘀咕,这房子明明写着方玉珠的名字,要说赖,就是他们五个人都赖。但她无意跟叶彩曼争执,只说了一句:“我年后就会搬出去?!贝航诨乩匆欢ㄒ逊孔佣ㄏ吕?。

        可叶彩曼不知陶溪有买房的打算,或者说没料到她会有买房的本事,听她这么一说,有些惊愕地问:“你有男朋友了?”

        陶溪:“……我赶时间,先走了?!彼狄欢ㄒ奕瞬庞斜臼掳岢鋈サ难??

        陶溪这副逃避回答的模样落在叶彩曼眼里,就变成了默认有男朋友了。等她把门关上,叶彩曼立刻掏出手机给张柔梅打电话。

        方玉珠住在老家,距离叶子市五个小时车程的九里市。

        陶溪回到方玉珠家的时候,她很高兴,终于盼到这个孙女回来陪自己过年。叶振家他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来陪她过年了,不为别的,就怕走亲戚要发红包。

        “外婆,我好想你?!碧障呦蚯氨ё≌飧鲇行┴偷睦先思?,这是她寡薄亲情里唯一给她带来温暖的人。
  • 健康养生--山西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21
  • 第四届中德(欧)中小企业合作交流会举行 2019-04-20
  • 习近平致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的贺信(全文) 2019-04-20
  • 这些人宁愿将每人吃过的饭菜倒掉喂猪,也不愿留给贫寒者,这种腐朽的资本主义的道德该收场了 2019-04-19
  • 搞好公有制就是好,故得出结论:计划经济好。 2019-04-12
  • 打电话的是个机器人?人工智能AI随访助手不简单 2019-04-12
  • 盛世嘉园半夜狗叫声扰民哪个部门可以管 2019-04-09
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4-07
  • 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印刷厂的组建与迁徙 2019-04-07
  • 无人机近距离观察野象 差点被击落 2019-04-07
  • 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妻子及两个秘书亦被查 与妻子结婚离婚又复婚 2019-04-07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4-06
  • 藏族作家阿来的“等待” 2019-04-05
  • 经济运行韧性十足 关键领域改革加力——国际机构鼓劲中国经济好势头 2019-04-05
  • “相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” 2019-03-27
  • 重庆欢乐生肖怎么玩 新疆时时彩正规吗 双色球143期 6场半全场019期开奖 幸运农场复式计算方法 中国体育彩票七星彩开奖结果查询 nba篮彩怎么玩 南国彩票论坛 买排列三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 时时彩购买正式网站 2005年七乐彩走势图 七乐彩兑奖有效期 十一选五前三技巧 中国德州扑克比赛 福彩3d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