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健康养生--山西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21
  • 第四届中德(欧)中小企业合作交流会举行 2019-04-20
  • 习近平致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的贺信(全文) 2019-04-20
  • 这些人宁愿将每人吃过的饭菜倒掉喂猪,也不愿留给贫寒者,这种腐朽的资本主义的道德该收场了 2019-04-19
  • 搞好公有制就是好,故得出结论:计划经济好。 2019-04-12
  • 打电话的是个机器人?人工智能AI随访助手不简单 2019-04-12
  • 盛世嘉园半夜狗叫声扰民哪个部门可以管 2019-04-09
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4-07
  • 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印刷厂的组建与迁徙 2019-04-07
  • 无人机近距离观察野象 差点被击落 2019-04-07
  • 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妻子及两个秘书亦被查 与妻子结婚离婚又复婚 2019-04-07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4-06
  • 藏族作家阿来的“等待” 2019-04-05
  • 经济运行韧性十足 关键领域改革加力——国际机构鼓劲中国经济好势头 2019-04-05
  • “相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” 2019-03-27
  • 甘肃11选5基本走势 > 嫁给宠妻教科书 > 18.第 18 章(书号:119168

    11选5开奖号码:18.第 18 章

    作者:蜜雨恬言
        两人从酒店回到家, 已经接近晚上十点。

        璟畅拎着陶溪的行李直接往主卧走, 陶溪连忙走上去把人拉住, “我……今晚想自己一个人睡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这话,她自觉有些矫情,可两人之间关系发展太快,直接从朋友跳过男女朋友, 刚刚已经达成明天去领证的协定, 她需要一些缓冲的时间。

        璟畅皱眉,“为什么?你该不会想悔婚了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不是?!碧障袢?,“……我们不是还没领证吗?睡一起好像不太合适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杯Z畅答应了, “可明天领了证, 就没了分床睡的道理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脸颊绯红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璟畅是答应今晚分开睡,但还是照样把她的行李搬进主卧,美其名曰“省去二次劳动”,反正明天怎么样都不能分开了。

        虽然明天要成为夫妻, 但陶溪在璟畅面前还不能太自如。

        她磨磨蹭蹭了半天, 等璟畅进了主卧的浴室洗澡,她才偷偷摸摸地钻进主卧, 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套内衣裤跟一套睡衣, 然后进了客厅的洗手间洗澡。

        等她洗完澡出来, 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回客卧。

        主卧跟客卧就是对门, 此刻主卧的门开着, 她忍不住往里面瞧了瞧, 正奇怪璟畅去哪的时候,就听见他的声音从客卧传了出来,“我在这边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转过头一看,只见璟畅靠坐在床头上,下/身穿着一条长睡裤,上身果着,露出线条优美、精壮结实的肌肉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怎么在……在我卧室呀?”陶溪小脸红成猴子屁股,双眼不知该往哪里放。

        她这副羞得手足无措的样子,终于让璟畅因为“被分床”的郁闷消散了一大半。

        “过来?!彼姓惺?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什么事?你……干嘛不穿衣服?”又是大床、又是出浴美男,陶溪定在门口不敢动。

        “刚洗完澡,热?!?br />
        璟畅对她也不寄予厚望,直接起身,三两步就走到她面前,稍稍屈膝,一手穿过她的腿弯,一手穿过她的腋下,轻而易举就把人抱了起来,“吹头发?!?br />
        猝不及防地公主抱,陶溪本能地伸手攀住他的脖颈,两人此刻紧紧地挨在一起,隔着睡衣,她能感受到他硬邦邦的肌肉,灼热的体温。

        她进退维谷,抬眸就对上他的眼睛,垂眸视线就落在他的胸肌上。无论是哪种情况,都让她心跳狂奔。最后,她只能把脸埋进他的胸膛,自我催眠,眼不见为净。

        璟畅哭笑不得地看着怀里的小鹌鹑,他开始有些担心,他们的新婚之夜,新娘会不会紧张到逃跑了?

        他把她放在床沿,然后靠着她坐下,拿出吹风机,调了个暖风,一边用手指给她梳理头发,一边拿着吹风机对着头发吹。

        此刻她正背对着他,紧张的心情终于有所缓解,可脑子里面不?;胤抛帕饺私袢占却碳び智酌艿挠当Ц孜?。她羞于这样的亲热,却又忍不住期盼被他这般疼爱。

        渐渐地,她的身体往后倾,最后靠在他的怀里睡着了。

        璟畅垂眸看着她温和的睡容,实在舍不得闹腾她,在她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,说了句“来日方长”,然后把她抱到床上去。

        陶溪第二天是在璟畅的怀里醒来的。她一动,他也跟着醒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睡在我床上了?”陶溪睡眼惺忪,还不忘他们应该处于分床的状态。

        璟畅轻叹一声,“你手脚冰冷,我昨晚打算帮你暖床之后就回主卧睡的,谁知道你抱着我一直不肯放,所以我只能留下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真的吗?”陶溪一脸狐疑,可昨晚她一觉睡到现在,按照平时的这种天气,她半夜会因为手脚冰凉都醒来。

        只要想到是自己主动抱着他不肯放,陶溪小脸微红,她轻声说了句:“谢谢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要谢谢就来点实际行动?!彼底?,他一翻身就吻住了她的唇,来了个热情如火的早安吻。

        “人家还没刷牙?!痹绨参墙崾?,陶溪气喘吁吁,一脸羞赫。

    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也没刷?!杯Z畅心情愉悦。

        陶溪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然后撑坐起来,却感到上身十分轻松。当她意识到自己睡衣下面是真空,顿时头脑发麻。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”陶溪忙拉过被子遮住自己的上身,红着脸看他,他却一副怡然自得,“睡觉的时候不能穿文胸,否则对身体不好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耳根都红了,“……所以你帮我脱了?我……怎么不知道?”要是现在有个地洞,她肯定立刻钻进去。

        璟畅耸了耸肩,“你睡得太熟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你现在出去,我要穿衣服?!碧障招叱膳匕阉馓?。

        璟畅怕她真生气了,趁机偷了个亲,才只能不情不愿地起来。

        等陶溪穿戴整齐出来,她发现在自己睡着的时候,璟畅把她的衣服都洗了晾在阳台上,包括内衣裤。早餐也做好了,是米粒已经熬得绵绸的皮蛋瘦肉粥,估计他清晨五点的时候起来过。

        此刻,她心里因为被他“占便宜”的闷气早已被感动所替代。

        她自觉走到他身边,伸手就环住他的腰,头靠在他的胸膛上,轻声道:“你真好!”

        难得她主动一番,璟畅打铁趁热,说:“那能讨个奖励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能,只要我力所能及的?!碧障?。

        璟畅笑,“那叫我一声老公?!彼纠聪胩指鑫堑?,但还是算了,太为难她,最后什么都得不到还亏了。

        “老公”两个字,陶溪光听着就心跳加速,让她叫,真真不是一般地难以启齿。但对上他热切的目光,她不愿意让他失望,最后做足心理准备,低着头,轻启唇,“……老公?!?br />
        虽然她的声音细小如蚊子,但璟畅还是听到了。

        他从来没想过,一声简单的“老公”,能让自己的心情如此澎湃。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低头就吻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陶溪被吻得差点缺氧,才被璟畅放开去吃早餐。

        这是她第二次吃他做的东西,味道依旧很好,简直可以媲美外面的饭馆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厨艺是上哪儿学的?”陶溪问。

        “在军营里面学的,大家来自五湖四海,互相切磋学习?!杯Z畅想起那段难忘的岁月,内心还是有一股热血,“当兵的找媳妇不容易,一个老首长告诫我们,要学会做菜,以后娶了媳妇要对她好,做饭是基本技能之一,肯为女人洗衣做羹的男人,才算是真男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技能?”陶溪瞪着大眼睛,一脸好奇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以后会慢慢知道?!杯Z畅勾唇浅笑,陶溪看得有些着迷了,只要想着今天要跟这个男人领证,满腔的幸福感都快要溢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两人吃过早餐,璟畅要去换衣服,陶溪则发微信给黄诗音,跟她说今天请假一天,让她帮自己替课。

        黄诗音:你生病了?

        陶溪:没有?。。ㄐ蓿?br />
        黄诗音:那你为什么请假,还是一天?

        陶溪:我今天要去领证。(害羞)

        黄诗音:驾驶证?不对,你不是有驾驶证了吗?

        陶溪:结婚证。

        黄诗音:啊啊啊啊啊……跟扬州炒饭?

        陶溪:他有名字,叫璟畅。

        黄诗音:你才认识人家多久???了解清楚了吗?你确定要闪婚吗?

        陶溪:虽然决定有些仓促,但我很确定,还有,我从小就认识他了。

        黄诗音:好吧,课可以替,但明天的审问少不了。

        陶溪:……行吧。

        跟黄诗音聊完,璟畅就从主卧出来,他今天穿了很正式的西装,还系了领带。陶溪看着自己这身普通的连衣裙,就显得不够隆重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要换一身再去吗?”陶溪问。

        “不用,你穿什么都好看?!杯Z畅伸手把人拉近怀里,“户口本跟身份证都带齐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都齐了?!碧障岩慌缘陌嗌?,璟畅想帮她提,却被拒绝了,“没多重,你一个大男人,拎着个女生的包,怪别扭的?!彼档秸饫?,陶溪想起他帮自己洗内衣裤的事情,有些难为情地开口,“……那个……你以后不用帮我洗内衣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我洗得不干净?”璟畅问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不是?!碧障幌氲剿墓刈⒌闩苷饷雌?,“你一个大男人,做这种事情始终不太好,要是被别人知道,会笑话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璟畅却不以为然,“我老婆的内衣裤不是我洗,难道等着别的男人洗了?”

    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了?陶溪聊不下去了,他要洗就让他洗吧。他是心甘情愿的,她也乐意被他这么宠着。

        两人去民政局之前,先回了一趟璟家,因为璟畅的户口本放在何秀茹那里。

        自己这两天闹了这么大的动静,现在要回去面对何秀茹,陶溪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忐忑不安,即使璟畅再怎么安慰都无济于事。

        幸好,何秀茹从见到陶溪的那一刻,只字不提前两天的事情,还准备了一桌子小点心给她吃。

        “小溪,快点尝尝,看看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?”何秀茹边说边拿了块红豆糕给她,“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吃这个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笑着接过红豆糕,尝了一口,跟以前的的味道一样。何秀茹崇尚养生饮食,做的小点心味道都是偏淡的。

        可此刻陶溪的心却很甜,她的亲妈都未必记得她喜欢吃什么,她的未来婆婆竟然还记得。仅仅是这样,都让她甜入心扉。

        “璟畅,刚才你外婆打电话过来,说农历二月有个好日子,要是定在那天办婚礼,你觉得匆忙吗?”何秀茹问。

        陶溪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虽然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,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抗拒。

        正当她满心纠结的时候,璟畅握住她的手紧了紧,她抬眸看他,他朝她递了个宽慰的眼神,然后就听到他对何秀茹说:“妈,我一军人,秉承中华勤俭节约的美德,不想办婚礼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就不办了?”何秀茹一整个早上都在想订哪家酒店、什么时候通知亲戚朋友,现在倒好,当事人竟然说不办。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,“如果你是因为创业,手头资金紧张,你不用担心,这钱我跟你爸出?!?br />
        璟畅却不为所动,“你们的钱留着养老就行,要是太多也可以投资到我公司,到时候每年给你们分红?!?br />
        何秀茹欲想再劝,就被璟越泽给拉住了,“现在是小溪跟璟畅结婚,办不办婚礼由他们自己决定,我们不插手?!?br />
        何秀茹瞪了璟越泽一眼,但她也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,决定了的事情,十头牛也拉不回来。

    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这事情随你们自己了?!焙涡闳惆诹税谑?,“但是,我跟你爸年纪也不小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妈……”何秀茹还没开始,璟畅就已经打住了,“我这证都还没领,你就想催生了?”

        小心思被戳穿,何秀茹有些难为情,有些恼羞成怒地瞪璟畅,“是又怎么了?我都五十多了,到了带孙子的年纪了。更何况你跟小溪两个年纪也不小了,再拖下去,小溪变成高龄产妇,对大人小孩都不好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在一旁听着,整张脸变成了大熟虾,她脑子里面自然而然想到造人要做的事情,她臊得慌。

        反观璟畅一脸淡定自如,对何秀茹说:“你跟我爸还很年轻,环游世界的目标还没完成,你赶紧计划下个月去哪里玩。别催生,我俩领了证也得谈恋爱,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?!?br />
        话毕,璟畅已经拉着陶溪往外走,“好了,我们得去民政局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陶溪一边被璟畅拉着,一边回过头跟璟越泽何秀茹说再见。

        何秀茹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唠唠叨叨地骂璟畅“臭小子”,璟越泽站起来搂着她回卧室,“行了,你儿子那脾气,你骂也没用,赶紧进去给你儿媳妇准备准备聘礼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等上了车,璟畅启动车子,转过头想提醒陶溪系安全带的时候,却发现她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璟畅伸手握住她的手。

        陶溪回握,轻声说道:“老公,谢谢你,我知道你不想办婚礼是因为我?!蓖蚴缕鹜纺?,但喊了第一声“老公”之后,第二次喊起来,就很顺理成章了。

        他知道她娘家没人,办婚礼会尴尬,甚至触景伤情。即使她什么都没说,但他都已经洞悉一切,为她考虑周全,护她周全。

        虽然昨天答应结婚有一时冲动,但此刻她十分庆幸自己的冲动,能嫁给这样一个男人,她很幸运。

        “傻瓜?!杯Z畅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,“我只要你高兴,其他什么都不重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我想要你高兴,我需要做些什么吗?”陶溪不希望都是他在付出。

        璟畅视线回到前方,踩下油门,“你现在需要跟我去民政局走一趟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碧障ο?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的一切都十分顺利,两人到了民政局填资料、照相、宣誓,最后拿到了两本盖了钢戳的红本本。

        陶溪看着两人靠在一起的合照,笑着对璟畅说:“老公,我们是合法夫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璟畅低头,在她的唇啄了一下,说:“我们可以合法开车了?!?
  • 健康养生--山西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21
  • 第四届中德(欧)中小企业合作交流会举行 2019-04-20
  • 习近平致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的贺信(全文) 2019-04-20
  • 这些人宁愿将每人吃过的饭菜倒掉喂猪,也不愿留给贫寒者,这种腐朽的资本主义的道德该收场了 2019-04-19
  • 搞好公有制就是好,故得出结论:计划经济好。 2019-04-12
  • 打电话的是个机器人?人工智能AI随访助手不简单 2019-04-12
  • 盛世嘉园半夜狗叫声扰民哪个部门可以管 2019-04-09
  • [微笑]那就是管理问题了,跟免不免费本身不相干! 2019-04-07
  • 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印刷厂的组建与迁徙 2019-04-07
  • 无人机近距离观察野象 差点被击落 2019-04-07
  • 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妻子及两个秘书亦被查 与妻子结婚离婚又复婚 2019-04-07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4-06
  • 藏族作家阿来的“等待” 2019-04-05
  • 经济运行韧性十足 关键领域改革加力——国际机构鼓劲中国经济好势头 2019-04-05
  • “相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” 2019-03-27
  • 北京pk10漏洞在哪里 北京pk10有正规网站吗 厦门福利彩票中心电话 福彩p3开机号今天查询结果 七星彩和值走势图200期 博彩技巧 北京赛车 最新一期足彩进球彩推荐 时时彩软件 足球总进球数2.5什么意思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历史 幸运武林基本走势 曾道人资料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360 中国竟彩网体彩直播 重庆老时时彩冷热分析